生性浮躁
难以成事
下笔成拙
画纸糊涂
故信手涂写
聊以慰此生庸庸
. 柴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开学2

//收拾寝室

地铁里,温度比飞机上高了很多,为了飞机上冷空气特意穿的长裤长袖在此刻显得不太合适,两人身上都被捂出了阵阵汗水。下了地铁,更加明显的热度从地面升起,单添衣费力地把巨大行李箱拖上天桥。行李箱滚过坑坑洼洼的人行道,发出连续不绝的噪音。路上的人对于此类声音似乎早有预料,投来的目光里是习以为常——是啊,开学了。如期末离校时情景的倒放,学生们全都回到学校了。

单添衣的寝室在2楼东面,夏鸣在3楼西面,两人走的是不同的楼梯。

“怪不得去年都没在寝室遇见。”夏鸣帮单添衣把箱子抬过门槛。

“我早上出门的时候你估计还在睡,我晚上回来的时候你都躺床上了。”

“嘿嘿,是的。”夏鸣挠挠头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开学啦

//粉红的回忆

“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,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,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我又想起你,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记…… ”

这首歌突然响起的时候,两人正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。似乎是某位大妈漏放的音响,昭示着某种心照不宣的伤感。

在这里的夏天太短了,还没过厌假期生活的平淡,还没学会开车,还没把造梦西游打通关,就要告别了。那也没办法,开学前两天回去已是最晚期限了;返校了,还要收拾上学期遗留的杂物和心情,趁新生没来赶快学会如何当一名成熟稳重的学长。

单添衣的行李超重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航空公司规定这个舱位只能托运10公斤了。他很生气很烦躁,脑子里冒出以前开箱三次的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暑假4

//修空调

走进大楼时,两人听到有水声。

单添衣用手接起一滴水,仰头往上看。

“漏水了?”

“好像是空调水……”夏鸣也抬头,寻找着漏水的根源,目光最终在二楼三楼衔接的某处停住了,“啊,那是我们家!”

夏鸣从电视柜里面翻出防水胶布和大剪刀,单添衣把独脚凳搬到阳台栏杆旁。

“天天,真的要翻到外面去吗?太危险了吧……”

单添衣瞄了一眼栏杆外面,表示不用担心:“没关系,外面很宽;再说三楼也不高,没什么。”

夏鸣把胶布放到一旁,小心地扶着踩在凳子上的单添衣。单添衣左手抓住竖立的窗框,右手撑在栏杆上,一用劲,轻轻落到了阳台外沿上。

单添衣一抬手,夏鸣就把剪刀递过去。以前的防水胶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暑假3

//暑假的一天

单添衣在闹钟响之前醒了一次。房间里还是很暗,夜晚仍未离去;只有窗帘没遮住的地方,闪闪的,早起的光透了进来。

6点,闹钟响。

夏鸣迷迷糊糊坐起身来,凭着记忆抬手关了闹钟,又顺势倒下去了。单添衣坐起来,脱掉睡衣穿上背心,将窗帘完全打开。阳光像见到大海的孩子,迫不及待地涌上床,拍打着,欢笑着,没过少年陷在枕头里的脑袋。单添衣隔着被子拍了拍夏鸣屁股,换来的只是一声闷响,接着他一把掀开被子,把他的眼罩扒下来。

“起床了,夏鸣。”

水流哗哗装满杯子。夏鸣关了水龙头,机械地移动着牙刷,眯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厨房里,单添衣把昨天夏鸣煎好的饼从冰箱里拿出来,放在锅里慢慢加热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暑假2

//厨房

夏鸣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。自小跟着姐姐在厨房里的他对这里的一切如数家珍:帕子以黄金分割线搭着,冰箱食物按寿命长短排列,水槽边缘的水既不聚成水珠也不成股下流,炉边不见油渍,碗碟不留水迹。

“天天,来尝尝。”

单添衣走进厨房,自觉地张开嘴,任由夏鸣把什么东西喂进自己嘴里。他合上嘴咀嚼,先是尝到了溶解在唾液里的酸味,伴着一股积年的浓香;随着食物被破开,一股蛮横的辣刺进舌头,阻挠了牙齿对极富韧性的食物的进一步进攻;他张开嘴,一股凉气钻进口腔,带来新的刺激——辣辣的,带着轻微的痛感,却又有一份香甜藏在最后。

“唔……这是什么……挺好吃的。”

“坛子里的泡姜,”夏鸣说着,又从红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暑假1

//怕是上了个假大学

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,两人将独自成长的多年娓娓到来。单添衣惊奇地发现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似乎更加契合了。断开联系后的独立生长,竟然使他们都朝向同一个方向。他们两人,都不是对方记忆里那个年幼稚气的小孩了。

夏鸣难以置信地看着单添衣:“我们是同一个大学同一个学院的!?为什么我感觉从没有见过你?”

单添衣想了想:“我一般院里的活动都不参加,也没在什么学生会社团里面,我们的课表也不一样——没见过也有可能吧。”

“哦。好可惜呀这一年……”

“没交什么好朋友吗?”

“没有……只有,只有田径队的队员们稍微熟一点……”

“我也差不多吧,”单添衣眨眨眼,“只有和篮球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鬼校4

//通关?

夏涓把花花抱下最后一级楼梯,花花闭着眼睛哭了起来。

夏涓把小孩搂进怀里,侧过头问他们:“怎么办,花花不想走了。”

单添衣的征服欲难得挑起,也不知要不要现在就放弃。正犹豫间,夏鸣抱住单添衣,在他耳边小声道:

“天天,我们出去吧,花花都吓哭了……”

单添衣笑了,挑了挑眉。

“夏鸣,自己怕就直说,不要拿小朋友当借口。”

“我、我没有。”

单添衣的指腹轻轻抚过他的手背,再把整个滚烫的手掌覆在上边,紧紧握住。

“你不怕?那把箍住我的手放开再说。”

“唔——”

夏鸣也不说话,一下子把头埋在单添衣颈间,左右摇头蹭来蹭去。单添衣似乎可以听到嘤嘤呜呜的呜咽声。

单添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鬼校3

//大家好下一个景点就在左边欢迎大家闭上狗眼

干脆闭上眼算了。单添衣这样想着,在歌声中伸手探入黑暗。

指尖传来坚硬的粗糙感,是刻意营造破败气息的水泥墙……软软绵绵的,布料,应该是门帘了吧,那——他一把穿过布料,果然碰见了不远处冷冰冰的空气。暧昧阴森的背景音乐在前面环绕,像是早就等候着他们的到来;蛊惑着他们走近,又威胁着每一步前进。

“……向着胜利勇敢前进,前进!”

两个“前进”吼完,队伍又陷入了忘记歌词的沉默。沉默在这个时候显得太吓人了。单添衣感觉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。

“下一句是什么?”

“啊别停啊又听见恐怖的声音了。”

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……”

无限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鬼校2


//准备活动

一进入阴森森的鬼校大厅,夏鸣就开始后悔了;但这种后悔又不能彻底地表现出来,只能狠狠捏着单添衣的手用悲怆的眼神注视着他。

单添衣回头瞥了他一眼,冷漠地哼了一声。

谁叫你拐我过来的?我都说了我害怕(并没有),现在知道害怕了?活该!

一旁夏涓握着票,面瘫如常看不出内心;葱哥在专注地观看着鬼校进入指南,显然是想提前用知识武装自己抵御妖魔鬼怪;花花看上去有些吓到了,怔怔地看着门前的树。

没办法了,虽然这支队伍是临时建设起来的,还是要进行团队建设了。单添衣开始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。他理了理花花的小辫,把蝴蝶结绑好,温柔地问:

“花花,你为什么叫花花呀?”

花花:“...

我的邻居是夏天

//过节

“天天,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单添衣抬头看了眼日历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中元节呀!‘七月半,鬼乱窜’呀!”

夏鸣用手指把眼皮扒下翻着白眼,做了一个傻乎乎的鬼脸。

“哦……”单添衣抬手捏了一下夏鸣的脸颊,“所以最近晚上不要出门了。”

“不是,那个……”夏鸣抓住单添衣的手腕,“为了庆祝这个举国欢腾的日子,我们去鬼校吧!”

单添衣:???!!!(我害怕但我不说)

第二天,单添衣在鬼校门口碰见了早就等候在此的夏鸣他姐夏涓。

单添衣:“所以其实就是你姐叫你诓我来的吧?”

夏鸣:“嘿嘿……”(我害怕但我也不说)


//团队会师

单添衣对夏鸣的姐姐大概有个印象...

1 / 4

© 柴扉不鸣 | Powered by LOFTER